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体裁 > 读后感 >

《》吴冠中读后感

时间 : 2020-02-12 16:51:18作者 : www.mdrwxy.com

本文标签: 读后感吴冠中

《》吴冠中读后感浏览次数:58|内容提示:吴冠中画展观后感篇一:中国美术馆参观感想篇一:中国美术馆参观感想中国美术馆参观感想由于23、24两天学校开运动会,没有时间和老师一起去参观美术馆,我只有自己在两天学校开运动会,没有时间和老师一起去参观美术馆,我只有自己在26号周二的一大早十分困乏的坐上了公交车。而当我站在那金碧辉煌的楼宇前,身心上的困乏却出乎意料地被一种妙不可言的崇敬代替。我想,那是由于它黄色琉璃瓦大屋顶下散发的无穷吸引力吧!它是一座仿古阁楼式、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建筑,气势恢宏而不失典雅风情,独特的文化底蕴造就了它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地位。号周二...建国以来,—向是主题先行,绘画成了讲述内容的图解,完全丧失了其作为造型艺术的欣赏本质。

我多次参加全国美展等大型美展的评选,深深感到那么多有才华又肯下工夫的优秀青年,工夫不错,全不知形式美的根本作用及其科学规律,视觉的科学规律。经常有人在其作品前向我解释其意图如何如何,我说我是聋子,听不见,但我不瞎,我自己看。凡视觉不能感人的,语言绝改变不了画面,绘画本身就是语言,形式的语言。当时的情况,—般人对形式美一无所知,需要像幼儿园一样开始学建国以来,—向是主题先行,绘画成了讲述内容的图解,完全丧失了其作为造型艺术的欣赏本质。绘画的美主要依靠形式构成,我也极讨厌工作中的形式主义,但在绘画中讲形式,应大讲特讲,否则便不务正业了。我多次参加全国美展等大型美展的评选,深深感到那么多有才华又肯下工夫的优秀青年,工夫不错,全不知形式美的根本作用及其科学规律,视觉的科学规律。

凡视觉不能感人的,语言绝改变不了画面,绘画本身就是语言,形式的语言。当时的情况,—般人对形式美一无所知,需要像幼儿园一样开始学A、B、C。大约是1980年,在一次油画座谈会上,我对“内容决定形式”的提法打了一个问号,那时候的这个“内容”,我认为实际上是指政治口号或主题先行的主题,是“四人帮”时期的紧箍咒,它紧紧束缚了形式的发展。我的发言发表于《美术》后,掀起了对内容和形式关系的讨论。年,在一次油画座谈会上,我对“内容决定形式”的提法打了一个问号,那时候的这个“内容”,我认为实际上是指政治口号或主题先行的主题,是“四人帮”时期的紧箍咒,它紧紧束缚了形式的发展。我的发言发表于《美术》后,掀起了对内容和形式关系的讨论。

所以,形式美是专门针对于绘画、雕塑等造型艺术而言的。换句话说,文学中的文字语言,只具有表意性、表情性审美功能,而书法、绘画、雕塑中的线条,则兼具有表意性、表情性、抽象美、形式美等功能。风”、“古体诗”、“今体诗”、“近体诗”、“词曲”等文学形式,也需要通过外在的视觉形式来表达文学意蕴,但这仍然只是一种基本的体裁规范,而非直接的形式美感,因为它不需要通过对文字的线条、笔墨、块面等进行艺术化的处理来呈现,也即通过文字的抽象美来呈现,而只是通过文字的表意性特征来呈现。所以,形式美是专门针对于绘画、雕塑等造型艺术而言的。换句话说,文学中的文字语言,只具有表意性、表情性审美功能,而书法、绘画、雕塑中的线条,则兼具有表意性、表情性、抽象美、形式美等功能。

这在吴冠中的《关于抽象美》一文中说得很多,比如水墨画中的兰竹、书法,像八大、宋徽宗、陈老莲的画,中国古代的建筑装饰,还有云南大理石的纹样,爬山虎在墙壁上等等都是“抽象美”,这种“抽象美”明显不是西方构成中的对物体的点、线、面的独立发展或者现代水墨画中的笔墨的独立发展及其转型。在王南溟看按照批评家王南溟的说法,吴冠中的“形式美”、“抽象美”是用西方的形式构成来解释中国的艺术。这在吴冠中的《关于抽象美》一文中说得很多,比如水墨画中的兰竹、书法,像八大、宋徽宗、陈老莲的画,中国古代的建筑装饰,还有云南大理石的纹样,爬山虎在墙壁上等等都是“抽象美”,这种“抽象美”明显不是西方构成中的对物体的点、线、面的独立发展或者现代水墨画中的笔墨的独立发展及其转型。

他说,“画家作品不行,就得饿死。最惊世骇俗的痛骂,当今很多艺术活动和妓院差不多。”吴老口株笔伐冷言暗箭,直指艺术机构,在社会上掀起一股强烈的风暴。上,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想必就是我们要学习的能力、要继承的精神吧!上,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想必就是我们要学习的能力、要继承的精神吧!每一幅画作,每一个造型,每一类画风,每一种思想,都是画家心之花蕾的绽放,是深自灵魂的抒情、发自肺腑的感叹。重要的是,在作者的感情随笔流动成凝聚灵性的作品时,它对旁人的启迪也往往是不可估量的。我想,正是这些激起了我对艺术之路充满向往,期望着不远的一天可以有一个十分空闲的时间让我再次踏入这座艺术的殿堂,好好欣赏一下馆中的每一幅作品,努力看透每一幅作品背后的精神所在。

重要的是,在作者的感情随笔流动成凝聚灵性的作品时,它对旁人的启迪也往往是不可估量的。我想,正是这些激起了我对艺术之路充满向往,期望着不远的一天可以有一个十分空闲的时间让我再次踏入这座艺术的殿堂,好好欣赏一下馆中的每一幅作品,努力看透每一幅作品背后的精神所在。篇二: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8+1中法艺术家油画展》观后感龙源期刊网.cn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8+1中法艺术家油画展》观后感中法艺术家油画展》观后感作者:任仲佩来源:《西江文艺·下半月》2015年第06期【摘要】:为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由魏东策展的《周年,由魏东策展的《8+1中法艺术家油画展》在重庆解放碑的重庆美术馆对大众开放,画展包括中法艺术家油画展》在重庆解放碑的重庆美术馆对大众开放,画展包括8位重庆籍中国艺术家和1成功点赞+1全文阅读已结束,如果下载本文需要使用得知吴冠中先生去世的消息,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位法国艺术家的一百幅油画作品。笔者有机会亲临这场视觉的饕餮盛宴现场,并写下一点仅代表个人观点的感想。位法国艺术家的一百幅油画作品。笔者有机会亲临这场视觉的饕餮盛宴现场,并写下一点仅代表个人观点的感想。【关键词】:中法;油画展;重庆美术馆重庆美术馆2014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法兰西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五十周年,但是中法两国文化交流却不止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法兰西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五十周年,但是中法两国文化交流却不止50年,因为早在一百余年前,中法两国就已经在包括美术在内的文化艺术领域有了频繁的来往。近现代中国画家中也有很多赴法国学习艺术并取得显著成绩的,如徐悲鸿、林风眠、赵无极、刘开渠、吴作人、吴冠中、朱德群等艺术家。

《》吴冠中读后感近现代中国画家中也有很多赴法国学习艺术并取得显著成绩的,如徐悲鸿、林风眠、赵无极、刘开渠、吴作人、吴冠中、朱德群等艺术家。2014年年4月,为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8+1中法艺术家油画展》在重庆解放碑的重庆美术馆盛大开幕,中法艺术家油画展》在重庆解放碑的重庆美术馆盛大开幕,8位重庆籍中国艺术家和位重庆籍中国艺术家和1位法国艺术家的一百幅油画作品在美术馆对大众亮相。位法国艺术家的一百幅油画作品在美术馆对大众亮相。据本次策展人魏东介绍,此次参展的有陈镜伟、冯均雄、何国平、邵常毅、唐亮、杨立、翟渝生、郑可等据本次策展人魏东介绍,此次参展的有陈镜伟、冯均雄、何国平、邵常毅、唐亮、杨立、翟渝生、郑可等8位重庆籍艺术家的油画作品,参展的八位中国艺术家中,邵常毅和冯均雄长期在高等艺术院校执教,其他几位则分别从事舞位重庆籍艺术家的油画作品,参展的八位中国艺术家中,邵常毅和冯均雄长期在高等艺术院校执教,其他几位则分别从事舞1979年《美术》杂志第5期,后收入《吴冠中文丛》和《吴冠中全集》等书)期,后收入《吴冠中文丛》和《吴冠中全集》等书)吴冠中所说的绘画的形式美,当然是指通过笔墨、线条所构成的一种形式块面,这种形式美,是必须要尊重绘画的形式美学规律的,它只能为艺术美学服务,而不能为一种概念性的政治主题服务,否则与政治宣传画无异。

《》吴冠中读后感因此,为了给当时极左美术思潮迎头痛击,吴冠中大胆地提出了绘画的形式美这一理论命题。其实,吴冠中所说的绘画的形式美,与绘画的形式主义完全是两码事。形式美感与形式主义在本质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学范畴。形式美感是专门针对书法、绘画、舞蹈等具有视觉形式的艺术而言的,与之相对的是文学,文学不以视觉呈现和视觉表达为主体,因此,文学的形式美居于次要地位,它更多的是通过文字的表意性来传达其内在意蕴,而非通过直接的、直观的形式美来表现。虽然在西方的文艺复兴前期,也出现了诗歌中的”十四行诗”、戏剧创作中的“三一律”、中国古典文学诗歌中也有“古极左美术思潮迎头痛击,吴冠中大胆地提出了绘画的形式美这一理论命题。其实,吴冠中所说的绘画的形式美,与绘画的形式主义完全是两码事。

《》吴冠中读后感形式美感是专门针对书法、绘画、舞蹈等具有视觉形式的艺术而言的,与之相对的是文学,文学不以视觉呈现和视觉表达为主体,因此,文学的形式美居于次要地位,它更多的是通过文字的表意性来传达其内在意蕴,而非通过直接的、直观的形式美来表现。虽然在西方的文艺复兴前期,也出现了诗歌中的”十四行诗”、戏剧创作中的“三一律”、中国古典文学诗歌中也有“古文档格式:DOC|工农兵的政治挂帅。而政治主题就成了绘画创作的所谓的内容。这样的艺术创作,表面上看是内容决定形式、主题决定形式,而实质上恰恰相反,是一种极端的形式主义,只不过,这种形式主义只是一种政治符号和政治标签而已。所以,这里所说的内容和形式,恰好是相反的。工农兵的政治挂帅。

这样的艺术创作,表面上看是内容决定形式、主题决定形式,而实质上恰恰相反,是一种极端的形式主义,只不过,这种形式主义只是一种政治符号和政治标签而已。所以,这里所说的内容和形式,恰好是相反的。吴冠中关于形式美、抽象美的主要论断是:“抽象美是形式美的核心,人们对形式美和抽象美的喜爱是本能的”,“我们要继承和发扬抽象美”,“形式是美术的本身”,“要在客观物象中分析构成其美的因素,将这些形、色、虚实、节奏等等因素抽出来进行科学分析和研究,这就是抽象美的探索。”吴冠中关于形式美、抽象美的主要论断是:“抽象美是形式美的核心,人们对形式美和抽象美的喜爱是本能的”,“我们要继承和发扬抽象美”,“形式是美术的本身”,“要在客观物象中分析构成其美的因素,将这些形、色、虚实、节奏等等因素抽出来进行科学分析和研究,这就是抽象美的探索。

很多人并不理解,绘画作为一门艺术,如果用一种科学主义的思维去进行图解,岂不是与艺术创作背道而驰?然而,这事实上是对吴冠中以及艺术美学的一种曲解。绘画的形式美,对绘画元素中的形、色、虚实、节奏、韵律等进行科学分析和研究,这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美学课题。西方重要的美这些论断看起来更像是西方科学主义思维的再生。很多人并不理解,绘画作为一门艺术,如果用一种科学主义的思维去进行图解,岂不是与艺术创作背道而驰?然而,这事实上是对吴冠中以及艺术美学的一种曲解。绘画的形式美,对绘画元素中的形、色、虚实、节奏、韵律等进行科学分析和研究,这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美学课题。西方重要的美整个美术界瞩目的人物。他接受西方美术教育,却致力于中国水墨画的变革,不断用创新前卫的理论冲击中国绘画传统,也身体力行用高产量的作品实践着自己的理论体系,以画家和评论家双重身份活跃在中国画坛;

他接受西方美术教育,却致力于中国水墨画的变革,不断用创新前卫的理论冲击中国绘画传统,也身体力行用高产量的作品实践着自己的理论体系,以画家和评论家双重身份活跃在中国画坛;虽然已过耄耋之年,吴冠中惊世骇俗的尖锐话语总能引起一轮又一轮的争议,作为近90高龄的画界前辈,能如此不间断的引发事件而成为新闻热点,中国画坛当属吴冠中为最;吴冠中作品从早年几十元的低价直奔如今水墨画市场的最高端,其市场基本上一路稳步上扬,而吴冠中本人并不热衷甚至抵抗市场操作,但其背后的产业队伍力量强大,甚至被坊间称为“吴冠中集团”。高龄的画界前辈,能如此不间断的引发事件而成为新闻热点,中国画坛当属吴冠中为最;吴冠中作品从早年几十元的低价直奔如今水墨画市场的最高端,其市场基本上一路稳步上扬,而吴冠中本人并不热衷甚至抵抗市场操作,但其背后的产业队伍力量强大,甚至被坊间称为“吴冠中集团”。

他力图运用中国传统材料工具表现现代精神,并探求中国画的革新。他的水墨画构思新颖,章法别致,善于将诗情画意通过点、线、面的交织而表现出来。他喜欢简括对象,以半抽象的形态表现大自然音乐般的律动和相应的心理感受。既富东方传统意趣,又具时代特征,令观者耳目一新。年代起,吴冠中渐渐兼事中国画创作。他力图运用中国传统材料工具表现现代精神,并探求中国画的革新。他的水墨画构思新颖,章法别致,善于将诗情画意通过点、线、面的交织而表现出来。他喜欢简括对象,以半抽象的形态表现大自然音乐般的律动和相应的心理感受。既富东方传统意趣,又具时代特征,令观者耳目一新。的高绝、对中国美术的批判与呐喊让他独立于中国画坛,尤其是他关于形式美、抽象美、以及笔墨精神的清醒认识,使得他天生就具备了作为一个艺术思想家的素质。

一、形式美和笔墨美吴冠中对中国美术理论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他关于形式美、抽象美的探索,以及关于“笔墨等于零”的著名论断。吴冠中对中国美术理论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他关于形式美、抽象美的探索,以及关于“笔墨等于零”的著名论断。在当时极左思潮下文艺为政治服务、美术服务与政治的特殊历史时期,他所说的形式美以及形式大于内容,并不是说形式决定内容,主题服务形式,而是对美术创作的一次拨乱反正。他所说的绘画的形式美,是指通过笔墨、线条、块面构成一种形式,这种形式美必须尊重绘画的美学规律,只能为艺术美学服务,而不能为概念性的政治主题服务。在当时极左思潮下文艺为政治服务、美术服务与政治的特殊历史时期,他所说的形式美以及形式大于内容,并不是说形式决定内容,主题服务形式,而是对美术创作的一次拨乱反正。

吴冠中所说的形式美与绘画的形式主义完全是两码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学范畴。形式美感是针对书法、绘画、舞蹈等具有视觉效果的艺术而言,与之相对的是文学、音乐,此类不以视觉呈现和视觉表达为主体,它更多的是传达吴冠中所说的形式美与绘画的形式主义完全是两码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学范畴。形式美感是针对书法、绘画、舞蹈等具有视觉效果的艺术而言,与之相对的是文学、音乐,此类不以视觉呈现和视觉表达为主体,它更多的是传达读吴冠中先生的文集,了解到探求艺术之路的艰辛,体会到做一名真正艺术家的不易。他经常背着沉重的画箱,跋山涉水,到深山、穷乡、僻壤写生,像苦行僧一样。不明白的老乡还以为他是修伞的或是来卖货郎担儿的。他多次穿越三峡,在峡江乱石中仰画夔门,在高山之矗俯视长江,创作了大型油画《长江三峡》。

他把这些经历、寻觅、欢乐、抑郁、孤独、寂莫,都记录了下来。文集中他说到“布袋和尚”没有放下的故事,他也想过放下,放下这只沉重的“布袋”,亲友们也劝他放下,特别在他晚年。但他对比如打牌下棋玩玩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盛名之下,他常常自问“布袋”里是否装满美意?他担心令人失望,被历史嘲笑。所以惶恐。所以尽管脚力有些疲软,老眼开始昏花,仍一意孤行。因那大布袋里还有希望,空空的,但是至少还有大大的希望。他桃李满天下,有人问他为何不让儿子们学画。他说小路作品娱人耳目,大路作品撼人心魄,如果当了空头美术家不如找点小事做做。他要求学生们同他一样当苦行僧,否则不如还俗。文档星级:的中国美协主席江丰等为代表的保守派阵营的持续论战。

这个论战,对于后来的“85美术思潮”、“89现代艺术大展”等当代艺术现象的出现作了重要的思想铺垫。事实上,当时的吴冠中基本上是孤身奋战,舌战群儒,但他却影响、带动了栗宪庭、高明潞、水天中、郎绍君、贾方舟、殷双喜、刘国松等一批重要的艺术批评家和美术家的出现。现代艺术大展”等当代艺术现象的出现作了重要的思想铺垫。事实上,当时的吴冠中基本上是孤身奋战,舌战群儒,但他却影响、带动了栗宪庭、高明潞、水天中、郎绍君、贾方舟、殷双喜、刘国松等一批重要的艺术批评家和美术家的出现。虽然关于绘画形式美的讨论已成过去式,但这个理论命题一直到现在,仍未得到学术上的廓清。为什么吴冠中要提“形式大于内容”呢?为什么在他心目中,绘画的形式美大于一切呢?

吴冠中就是一个典型。吴冠中自到法国留学接受专业美术教育开始,就一直接受的是西方式的美术教育,并对中国传统的美术观进行了理论反思与批判。虽然关于绘画形式美的讨论已成过去式,但这个理论命题一直到现在,仍未得到学术上的廓清。为什么吴冠中要提“形式大于内容”呢?为什么在他心目中,绘画的形式美大于一切呢?主要在于,当时的美术界,仍然笼罩于苏联的教条主义和极左意识形态之下,尤其是受文革的影响,全国的美术创作,都处于一种空洞的政治口号和政治主题主宰之下,并对所谓的“具有资产阶级情调的文艺创作”进行理论清算。吴冠中就是一个典型。吴冠中自到法国留学接受专业美术教育开始,就一直接受的是西方式的美术教育,并对中国传统的美术观进行了理论反思与批判。

除了这八位中国籍艺术家之外还有一位法国籍艺术家,她就是已经台设计、空间、建筑及平面设计等工作。除了这八位中国籍艺术家之外还有一位法国籍艺术家,她就是已经80岁高龄的法国艺术家克洛德·勒苏女士的。对许多观众来讲,勒苏或许显得陌生,但是其作品值得一看,上个世纪岁高龄的法国艺术家克洛德·勒苏女士的。对许多观众来讲,勒苏或许显得陌生,但是其作品值得一看,上个世纪60年代,勒苏的作品就曾在巴黎和毕加索的作品同台展出。由于年事已高且身患疾病,勒苏的行动已经很困难,但她仍然坚持不懈地创作和参与各种艺术活动,并多次表态希望与中国艺术家一起举办画展,于是商定了这次展览。虽然勒苏女士今天不能亲自到场,但她的年代,勒苏的作品就曾在巴黎和毕加索的作品同台展出。

虽然勒苏女士今天不能亲自到场,但她的11件油画作品还是如约与重庆观众见面。这九位艺术家的作品打开了中法两国艺术交流新的窗口。件油画作品还是如约与重庆观众见面。这九位艺术家的作品打开了中法两国艺术交流新的窗口。2014年是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五十年的风雨兼程使得中法两国文化交流不断深入发年是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五十年的风雨兼程使得中法两国文化交流不断深入发展,,随着中法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两国人民对对方历史、文化、艺术的兴趣将会更加浓厚,相互之间了解的愿望也会更为迫切。中法建交展,,随着中法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两国人民对对方历史、文化、艺术的兴趣将会更加浓厚,相互之间了解的愿望也会更为迫切。中法建交50周年,画展绝对是最突出的纪念内容的形式。

去年笔者有幸参观了中法艺术交流展,虽然有些画我是一头雾水没有看不懂,其内在意蕴,而非通过直接的、直观的形式美来表现。吴冠中的这种形式美是把独立发展的形式构成作为写意的工具,其实也就是有几何形式的美感,也导致了他的这种形式美既要构成还要有具体的形象。它既不同于只有内容而没有几何形式,也不同于只是形式而无内容。吴冠中所说的内容不能决定形式,就是要有形式的其内在意蕴,而非通过直接的、直观的形式美来表现。吴冠中的这种形式美是把独立发展的形式构成作为写意的工具,其实也就是有几何形式的美感,也导致了他的这种形式美既要构成还要有具体的形象。它既不同于只有内容而没有几何形式,也不同于只是形式而无内容。吴冠中所说的内容不能决定形式,就是要有形式的的价值取向。

他认为“从生活中来的感受,被作者用减法、除法或别的法,抽象成了某一艺术形式,但仍须有一线联系作品与生活的源头,风筝不断线,不断线才能把握观众与作品的交流”。在文章的后的价值取向。在这短短的千字文中,吴冠中讲述了自己如何从写生入手,不断地运用形式法则,几经创作,完成作品《松魂》和《补网》的过程。他认为“从生活中来的感受,被作者用减法、除法或别的法,抽象成了某一艺术形式,但仍须有一线联系作品与生活的源头,风筝不断线,不断线才能把握观众与作品的交流”。在文章的后半部分,吴冠中从概念上区分了“抽象”与“无形象”,认为抽象是与客观现实有联系的,而“无形象”则是断了线的风筝,不足取。半部分,吴冠中从概念上区分了“抽象”与“无形象”,认为抽象是与客观现实有联系的,而“无形象”则是断了线的风筝,不足取。

然而,作为形式探索和形式创造的大师,吴冠中也始终在追求着形式语言的纯粹化与自律性,在他的独木桥上行走的方向必然指向抽象艺术;同时他也很清楚,作为典型精英艺术的抽象艺术绝不属于通俗艺术的样式,它本身很难与大众交流,即便在抽象艺术已经早就占据了各大当代艺术美术馆和博物在后来的若干文章中,他多次谈到了“风筝不断线”这一创作观念,也不断地修正了对于抽象尺度的定义,但一直强调作品与观众的情感交流是必须要保留的。然而,作为形式探索和形式创造的大师,吴冠中也始终在追求着形式语言的纯粹化与自律性,在他的独木桥上行走的方向必然指向抽象艺术;同时他也很清楚,作为典型精英艺术的抽象艺术绝不属于通俗艺术的样式,它本身很难与大众交流,即便在抽象艺术已经早就占据了各大当代艺术美术馆和博物记得吴冠中先生的那本画册是正方形的,像速写本,纸张泛出淡淡黄色。

但当一页页看下去时,我被那里的文字吸引。画册从前言到结束语都是吴冠中先生自己写的。文字或长或短,或叙或议。他写画中思,写画的意境,写天南地北的风情,写思想的火花。他写得行云流水,自自然然,而用词和描述又极其精细密。再看册里的画,有白墙黑顶方门窗的江南水乡,有疏密交错相互缠绕的老藤枝桠,有水墨淋漓层层叠叠的浮光掠影,有色彩相搏相渗相咬变幻莫测的崇山峻岭、茫茫大漠------美术是具像的,文字是内心的,它们互为补充,情景趣味交融,我感到吴冠中先生太了不起了。他是有思想的画着。学家亚里斯多德、苏珊.朗格、康定斯基、阿恩海姆等就曾对艺术的秩序感、韵律感、节奏感等提出过重要的论断,并将这些作为艺术美学的重要元素,甚至做一些类似于物理学和几何学的分析研究。

爱因斯坦作为一个全世界的超级科学家,其实他对艺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并有相当多的论断出现,只不过他的科学名气掩盖了他在艺术研究上的造诣罢了。吴冠中当然不是学者,他不必为了评上教授职称而发表论文专著,自然也无暇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但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却有这方面的敏锐直觉,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于是,早在朗格、康定斯基、阿恩海姆等就曾对艺术的秩序感、韵律感、节奏感等提出过重要的论断,并将这些作为艺术美学的重要元素,甚至做一些类似于物理学和几何学的分析研究。在中国的学术界看来,艺术与科学是严格分立的,而在西方学界看来,艺术与科学之间,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而且不断有人在进行跨学科研究。爱因斯坦作为一个全世界的超级科学家,其实他对艺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并有相当多的论断出现,只不过他的科学名气掩盖了他在艺术研究上的造诣罢了。

《》吴冠中读后感于是,早在1980年代初,吴冠中就提出:“美,形式美,已是科学,是可分析、解剖的。对具有独特成就的作者或作品造型手法的分析,在西方美术学院中早已成为平常的讲授内容,但在我国的美术院校中尚属禁区,青年学生对这一主要专业知识的无知程度是惊人的年代初,吴冠中就提出:“美,形式美,已是科学,是可分析、解剖的。对具有独特成就的作者或作品造型手法的分析,在西方美术学院中早已成为平常的讲授内容,但在我国的美术院校中尚属禁区,青年学生对这一主要专业知识的无知程度是惊人的!”(详见

本文地址 : http://www.hbrb.net/ticai/duhougan/2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