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德川家康传:第三部 天下布武 第三十一章 家康

时间 : 2020-02-14 17:24:43作者 : www.hbrb.net

本文标签: 川家康天下布武设伏

月光照在湖面上,附近的松树林黑压压一片。虽然已经入夜,但滨松城内依然在忙着将年赋米堆进仓库。因为家康亲自督阵,杂役们也不得不忙活起来。

“主公还是请回吧。”本多作左卫门对家康说道。但家康似乎没有听见,依然站在火堆旁。他推测,从长筱城撤走的武田军主力,年内必会前来攻打滨松。为此,他派石川数正守挂川,小笠原长忠守高天神城,自己则埋头于准备粮食武器。

“主公,已经申时四刻了。”

“哦?我马上回去。”最近家康很少和家臣较劲儿,但并不表示他事事听从。他慢慢靠近火堆暖着身子,对扛米袋的下人们说道:“辛苦各位了,今年若是不早 早征集上来,远江将无米下锅。甲斐军一来,必遍地是人。粮食一旦被吃光,远江将会陷入饥荒。”家康亲眼看着全部米袋堆进粮仓后,才领着井伊万千代直政和大 久保平助回到本城。平助乃忠世幼弟,最近才来家康身边效力,还未举行元服仪式。

“平助,累了吧?”

“不,一点都不累。”

“粮食凝聚着百姓的血汗,我们必须慎重。”

平助犹犹疑疑道:“但赋税过重,百姓怕会不满。”

“那是当然。但如果让百姓保存粮食,很快就会颗粒无存。来年发生战事,粮食一旦被敌人夺去,饥荒就免不了。”

“您是说暂时寄存在此?”

“并非是寄存,为了领民的利益,我们应替他们保护好粮食。所以我尽量吃杂粮,你若是见到只吃大米的,要狠狠加以训斥。”

平助忽地缩了缩脖子,大声叫道:“主公回来了!”

他们已到了内庭门口。这里的生活方式与普通百姓完全不同。人们上前替家康解腰带、脱鞋、洗脚……家康顿时变得高高在上。晚饭家康有时在外庭用,由侍童们服侍进行,有时则在内庭。膳食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夹杂七成杂粮的米饭,加上三菜一汤。

秋风吹过松树梢,松声阵阵。这晚,家康径直去了内庭。阿爱早已候在走廊的入口,从下人手中接过家康的刀,放在刀架上,立刻去准备茶水。虽然被家康宠 爱,还管理着内庭,是实际上的侧室,但阿爱毫无骄矜之气。家康接过茶碗,捧在手中道:“阿爱,又要开战了。不出所料,武田军开始蠢蠢欲动。”

“那么,战场要转到远江一带了?”

“对。他们此次来势汹汹啊。”家康像是个作评论的旁观者,“你再这样下去也颇可怜。还是给你个名分,派几个侍女吧。”

阿爱看了看家康,没有回答。她已看出家康非常讨厌爱出风头的女人。先且不论筑山夫人,如果阿爱在家康心中确实举足轻重,那么她在内庭的地位就会愈发稳固。这不仅是家康一人的癖好,也是世上男人的通性。

侍女端上饭食。阿爱一一端到家康面前。“奴婢有一事相求。”家康开始吃第二碗饭时,阿爱忽开口道,“一直以来,妾身备受大人眷顾。请您将阿万夫人召进城内来。”

“你何出此言?”家康苦笑道,“你很会做人呀。”

阿爱吃惊地望着家康。

“你应该知道,阿万回来后,内庭会起一堂混乱。”

“是……是。”

“你知道,她不如你谨慎、大度。何况她还为我生下一子。接回内庭后,若不好好待她,她定会挑起事端;若是对她好,筑山夫人那边会更加疯狂。”

“但是……”

“你是想说她和孩子太可怜了?那最好不过。如此一来,筑山就会认为我家康并非只对她一人冷酷无情,从此不再恼恨于我。”家康边说边大口嚼着饭菜。“我现在游走在生死之间,根本没有心思来处理女人和孩子的事,只能靠你们自己去领悟。”

“所以,您更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给奴婢名分。”

“自作聪明……”家康笑了,“倘若我家康身有不测,而你仍无名无分,人们会嘲笑我乃是和侍女私通,那时声名狼藉的就不是你,而是我。你明白我的心思吗?”

家康饶有兴趣地看着阿爱,猜测她会作何回答。他深刻地感受到,年轻时女人无不美丽而聪明,但一旦为某个男人折服,就面目全非了。有的女人因岁月愈发美 丽可爱,而有的女人则陷入对男人的执著依赖,不能自拔。大概是本身不同的修养和经历,使得女人的差距变大。筑山夫人和阿爱正是这两类女人。

不过阿爱的确更有风致。她甚至让家康觉得,她比滨松城以前的女主人吉良夫人还要略胜一筹。

“阿爱,你怎么不说话?难道还要坚持?”

“请原谅,”阿爱依然盯着放在膝盖上的手,“阿爱不愿大人为我这些琐碎小事而忧心。”

“你想让我专心军务?”

“是。”

“那你为什么又让我召阿万进来?她若是进来,只能使我内心更加疲惫。”阿爱瞥了一眼面带笑容的家康,也禁不住微微笑了:“是奴婢擅作主张。请您原谅。”

“哦,你擅作主张……此话怎讲?”

“其实奴婢有自私的想法……我不愿家臣们认为是奴婢不让阿万回来。总之,是大人的话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和自作聪明。”

家康大笑起来:“是吗,你才意识到?真会说话。好了好了,我也经常自作聪明,两个自作聪明的人碰到一起,岂不是很好?哈哈……”

阿爱满脸绯红。饭后,阿爱安静地让人撤下碗盘,方才对家康道:“有客人从泷山城过来。”

“从泷山城来?”

“是。是奥平家臣夏目五郎左卫门的女儿。”

阿爱说着,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嫉妒之色,家康心内一惊。“就是那可怜的阿枫的妹妹……是吗?我要见她,立刻带到这里来。听说阿枫是个美女,想必妹妹也不错。”

不知阿爱是否意识到家康揶揄的语气,她娴静地施了一礼,起身离去。

家康最近才发现,和阿爱在一起的日子是如此舒心。因为只有她才能深刻地明白家康的忧愁和欢乐,知道他在企盼什么。

当然,家康的宿愿能否实现另当别论。就连谨小慎微的武田信玄,也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在即将大功告成之际,竟突然毙命。

阿爱十分严肃地带着阿枫的妹妹过来了。

“你就是阿枫的妹妹?”家康眯起眼笑问道。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姑娘如桔梗般倔强。她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芒,全身散发出少女的气息。

“你父亲可好?”家康看到她匆忙跪伏在地,立刻问道。

“您是指我的养父吗?”

“养父?难道夏目五郎左卫门将你送给别人抚养?我和五郎在长筱城时曾长谈过。”

“小女子从夏目家过继到了奥平六兵卫家。”

“哦……也就是说,你此次是代替姐姐阿枫前往奥平家?”

“是。”

“你叫什么名字?”

“阿纪。”

家康点点头,又看了看阿爱。阿爱面露笑容,静静地凝视着阿纪。阿爱还不知我为何特意将这个女子从泷山城召来……岂止阿爱,就连阿纪,还有奥平贞能父 子,阿纪的生父、养父都不知道其中缘由。因此,家臣们中间就有人窃窃私议,说喜好女色的家康大概在某地看中了阿纪……家康也有所耳闻。

“阿爱,今夜无事,我要和这位姑娘聊一聊,你令人拿些点心来。”

“是。”阿爱道,亲自端来丁茶水和点心。

“阿纪请。你说自己十三岁,那么你可知你的姐姐……”

阿纪小心翼翼地盯着家康:“胜赖大人太残忍了。小女子以为……他是残忍的大将。”

“哦。”

“要取姐姐的性命,斩首便是,何必如此……”因为恐惧,阿纪的表情变得僵硬,她默默垂下头。

家康知道,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不清楚是否应该怨恨主公,因此故意问道:“心中有话但讲无妨。我平常太忙,无暇顾及此。今晚破个例。”

阿纪仍未抬起头,她大概是在为姐姐悲惨的命运而哭泣。阿爱悄悄靠近烛台,挑亮了灯。因为听到家康话出意外,她的脸色变得僵硬。

“你只管大胆说,我决不会恼。说吧!”

“是。”

“你好像心怀怨恨。”

阿纪不置可否,只是干脆地说道:“小女子认为那是无奈之事。”

“何出此言?”

“世上难免会有战争。”她声音清澈,一脸严肃地望着家康,“大人您听小女子说。无论在哪个时代,战争都不可避免。”

“哦?”家康低吟道。不愧是五郎左卫门的女儿。难道还有比这更沉重的话吗?实际上,在野外夜风的吹拂下,家康内心纷乱不已,油然而生的,也正是这个问题。“阿纪,你似乎讨厌战争。”

“是。”

“我也一样。我因此才致力于建立太平盛世。”

“您也……”

“对。”家康恢复了笑容,“但是,要达到那个目标,我必须变得强人,强大到敌人不敢来冒犯。你明白吗?如果我不够强大,尽管战争令人厌倦,四面八方的敌人依然会前来挑衅。”

阿纪沉思半晌后,郑重地点点头。家康探身道:“那么我问你。你知道我为何特意将你叫到滨松城?但言无妨。”

阿纪听了这话,倒先猛吃一惊:“小女子可以知无不言吗?”

“可以,今夜的话绝对不会追究。”

“因为您的女儿即将嫁给少主,所以令我前来,以详细了觯奥平家的情况……”

“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是养父所言。”

家康笑着摇摇头:“不对,阿纪。且不管你养父,告诉我你自己的想法?”

阿纪欲言又止,垂头盯住膝盖:“姐姐死得那么惨……便将我召来做侍女……”

家康忽然厉声道:“阿纪,为何低头说话?你在撒谎。为何不看着我的眼睛?”

阿纪惊恐之下,头垂得更低。阿爱看看阿纪,又瞧瞧家康,一时喘不过气来。家康怎会突然训斥阿纪,而阿纪又为何低头?阿爱纳闷不解。

“说真话吧。好了好了,我不再斥责你。”家康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将你心底的话,如实告诉我。”

阿纪转向烛台,半晌无语;当她抬起头来时,眼神变得十分凄厉,仿佛变了一个人。在凤来寺金刚堂前被处死的姐姐阿枫也有这种眼神。“我说。我家主公同情姐姐的不幸,吩咐养父尽心抚养我。他大概以为,这样就对得住姐姐的在天之灵。”

“奥平家此举可以理解。”

“但大人却将我叫到滨松来。所以,阿纪认为,您将女儿送到奥平家的同时,想扣留小女子作为人质。”

家康看着满脸惊讶的阿爱,点了点头:“说得好,说得好。因为看到你方才的担忧……才问你这个。但是,阿纪,你好好看看我。”

“是。”

“我绝无将你扣作人质之意。我从小就做人质,尝够了个中滋味。”

“……”

“之所以叫你来,其实和奥平贞能将你送给同族六兵卫抚养的出发点相同……你明白吗?你的姐姐阿枫太可怜了。”

阿纪似信非信地紧紧盯着家康。话听到这里,阿爱才终于明白了个中玄机,长长舒了口气。

本文地址 : http://www.hbrb.net/sucai/mingren/2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