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作文素材 > 名人传记 >

朱元璋传:第04章 单骑救民女

时间 : 2020-02-14 17:10:48作者 : www.hbrb.net

本文标签: 朱元璋民女单骑

李文斌一看自己难于取胜,心想要是这样比下去。就要吃大亏,便使了个撩陰 剑,想把朱元璋置于死地。朱元璋一看他下了黑手,右腿抬起叭一转,使了个转环 腿。李文斌的剑撩空了。他心想,常言说躲不过的撩陰剑,今天愣让他用转环腿给 躲过了,这人不简单,可得多加小心。就在他发愣的工夫,朱元璋右腿落地,左腿 上步,横着卧腰一腿,踹到李文斌的小肚子上。就听啪一声,李文斌噔噔噔倒退两 步,仰面朝天躺在地下。朱元璋不容他起来,上步举剑直奔李文斌的前胸刺进去了。 李文斌哎呀两字还没出口,就断了气啦。这时大厅内可就乱了’熊占彪直喊拿刺客, 站在门外的那些兵丁哗啦一下涌进了大厅。朱元璋横剑挡住了众兵丁。两旁的文武 诸官吓得目瞪口呆。熊占彪可急红眼了,一边喊着:“反了!反了!”一边就要离 开桌子和朱元璋拼。朱元璋喝道:。且慢动手!比试之前,是你熊占彪亲口所讲, 要论高低比上下生死勿论,可有此话?”熊占彪说:“这个……”朱元璋又说: “李文斌使撩陰剑,要置我于死地,这是众目共睹,我出于自卫将他刺死有何不可?” 熊占彪说。“你刺伤他我不怪你,你不该把他刺死!”朱元璋哈哈一笑:“你们君 臣设计,摆下‘鸿门宴’要害和陽王。不刺死李文斌,和陽王性命难保!”熊占彪 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信口胡云!我熊占彪岂能做这小人之事!”朱元璋说: “我有证据在手。”说罢向外一喊:“带上来!”两个兵丁带着捉住的那位谋士进 了大厅。那谋士一见熊占彪,噗嗵一声跪倒,连哭带叫:“王爷呀……饶了我吧!” 向熊占彪爬去。熊占彪一见,先是一惊,接着他拔出宝剑,就要刺死这个谋士。朱 元璋一把抓住了他的腕子:“你休想杀人灭口!”又对那谋士说:“熊占彪派你去 濠州干些什么,你老实讲来,我就饶你不死,如其不然,就让你同李文斌一样下场!” 那谋士战战兢兢把他为什么去濠州,熊占彪怎么交待的,说了一遍。众人闻听,心 说:我们王爷也真不地道,人家郭子兴又没招你,你干什么非灭人家不可。这种没 理的事,我们也没法替你说话了。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朱元璋一看是时候 了,大声说道:“熊占彪名为反元,暗通朝廷,是元朝喂养的一条恶狗,他依仗权 势,残忍凶暴,持强欺弱,抢男霸女,横行霸道,弄得永义地面怨声载道,民不聊 生。我今奉和陽王之命铲除此贼。”说罢一反腕子杀了熊占彪。熊占彪的部下一个 个吓得得得乱战,慌忙跪倒,齐声说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朱元璋说: “熊占彪作恶与尔等无关,和陽王部下是仁义之士,绝不乱杀一人。你们愿意归顺 和陽王就留下,愿回故里的就离去。”众人说道:“我等愿投在和陽王帐下效力。” 朱元璋命邱生、郭忠将众人带下堂会。又派两员将官保护郭子兴在寿堂休息。其余 人跟随朱元璋去迎接班琪、宋康进城,收点降兵降将,更换旗号,点仓查库,出榜 安民,不到半天工夫永义城就归和陽王了。郭子兴按功升赏,当天晚上大排酒宴, 犒劳三军。

次日,郭子兴留下邱生、郭忠、郭孝、穆义四员大将镇守永义,自己带着朱元 璋回归濠州。李善长率领濠州官员,鼓乐相迎。濠州城中,吹吹打打欢欢喜喜庆贺 三天。郭子兴通告全军,提升朱元璋为副帅,并赐珍珠一斛,彩绸百匹。从此,濠 州城军威大振,士气高昂,郭子兴在各地反王之中也有了威望。可是好景不长,不 久,郭子兴得了一场暴病,请医调治无济于事,在临终时,把朱元璋叫进宫内,对 他讲:“良秋小儿生性软弱,文武不济。我死之后,望将军看在反元大业上对他多 加扶持。我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又对郭良秋说:“我死之后,你就是濠州的 小王,遇事多与诸位老臣商议,不可狂妄自大。朱元璋不仅救过为父的性命,也是 我濠州创业之人,他文武双全,胆识过人。日后我儿守业,非他辅佐不可,你要把 他当作亲兄长一样看待。”郭良秋当时满口答应。说罢,郭子兴一口气上不来就与 世长辞了。不说濠州城大办丧事,且说小王郭良秋,他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 长大了更是荒唐胡闹,终日沉迷于酒色之中,根本不懂得什么治国之法、安民之道。 老王郭子兴死后,郭良秋即位称王,他不顾众人阻拦,把他的一群狐朋狗友招来, 任意升赏封官。这些小人有了权之后,结党营私,为所欲为。他们鼓动郭良秋到处 游山观景,选拔美女,修宫苑,盖楼阁,终日玩乐。把老王郭子兴复国抗元、救民 报仇的宗旨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出一年,弄得仓库空虚,民怨沸腾。朱津看 在眼里,急在心里,冒着性命几次进谏。开始郭良秋还应付几句,后来便躲着不见。 有一次朱元璋差一点丢了性命。那是因为选美女的事:朱元璋对郭良秋说:“如今 天下群雄并立,人心向背,决定胜负。常言说,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人人之天 下。有德者居之,薄德者失之。得民心者得天下。主公刚刚即位,应勤政事、远美 色才对。”没等朱元璋把话说完,郭良秋把眼一瞪:“朱将军你以为是先王帐下老 将就居功自傲,欺压本王,实实难容!”众文武一看要坏事,哗啦啦跪倒一片,为 朱元璋求情。郭良秋怕触犯众怒,也就顺水推舟,袍袖一甩退了下去。众人劝朱元 璋以后少管闲事,朱元璋也想跺脚一走了事,可是想起老王郭子兴临终之言,只好 忍气吞声地呆下去,等待时机,一旦小王郭良秋醒悟了,再收拾奸佞,重建军威。

这一天,朱元璋正在书房看书,门军领着一个人进来说:“李善长先生派人送 来密信一封。”朱元璋接过书信打开一瞧,信上写道:

将军历来以国为重,赤胆忠心,一丝不苟。奈郭氏门中洪福已尽,小儿良秩无 法当政,宠信佞臣贼子,屈杀忠良义士,唯恐你我壮志难成,反遭其害。某决意离 去,临行之时,是书仁兄,望兄当机立断,及早远走他乡。否则后患无穷。千万千 万。善长顿首

朱元璋看罢书信,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想:李善长足智多谋,料事如神。 自从小王郭良秋继位以来,他曾多次劝我,郭良秋鼠目寸光难成大业,不如弃官不 做,远走他乡,再图义举。我何尝看不出濠州大势已去,危在旦夕。可是这样甩手 一走,这一支反元大军岂不立即土崩瓦解了么?不成,我一定要将他追回。想到这 里忙问:“李先生是什么时候动身的?”来人答道:“他叫我送信来的时候,还没 出营盘呢。”朱元璋一听心中高兴,我若快马出城还能追得上他。赶紧吩咐兵丁把 马牵来,带上青锋剑,把那杆亮银槍挂在鞍上,认镫扳鞍上了马,直奔木门岭而来。

木门岭距濠州三十余里,在濠州的正北,是濠州城的屏障,地势险要,易守难 攻。朱元璋为了阻挡元朝官兵,选了一万精兵驻扎在这里,并派两武一文驻守。两 武是班琪、宋康;一文就是李善长。谁知郭良秋听信谗言,说朱元璋心怀叵测,把 自己的心腹派到木门岭是另有打算。因此郭良秋便派去自己的内弟范志良为主将, 让班琪、宋康为副将,李善长为参谋。李善长临去之前,朱元璋特意将他请到自己 府内设宴饯行。酒席宴前,朱元璋语重心长地对李善长说:“先生此去责任重大, 望先生以大局为重,协助诸位将军,整军容,修工事,把好此岭。”李善长长叹一 声,说:“只怕善长有其心而无其力呀!”李善长到木门岭之后,朱元璋亲自来巡 查了一次,那真是四门八寨整整齐齐,兵有兵威,将有将胆。当时朱元璋很是高兴, 拉着李善长的手说:“看到木门岭的这种气魄,足见先生和诸位将军的一片苦心。” 谁知李善长却摇了摇头说:“您先别高兴,只怕是好景不长啊!”朱元璋吃惊地问: “为什么?”李善长说:“那位国舅爷越来越不像话了,终日不理军务,不管操练, 却带着一伙人到四乡八镇去寻花问柳,有时候两三天不回营盘。我们已经和他闹翻 了好几回,只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去!”朱元璋闻听,紧皱双眉,对李善长说: “木门岭的一万兵丁是从濠州各营中选出来的,个个身强力壮,英勇善战,这是咱 们濠州的精华,绝不能毁于范志良之手。我回濠州一定想法把他换掉,先生还要多 维持几天。”谁知朱元璋回到濠州一提此事,郭良秋就翻了脸:“这濠州城是你当 家还是我当家?实在多事!下去!”把朱元璋轰了出来。这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今天,朱元璋来到木门岭一看:军营里乱七八糟,冷冷清清。朱元璋的马来到营门 口,那四个门军都还抱着槍,依在门旁睡觉呢。朱元璋下马,把门军喊醒。门军一 瞧是副帅来了,慌忙跪倒:“给副帅叩头。”朱元璋说:“你们如此懒散,若遇敌 情岂不误事?”四个人吓得不敢抬头。朱元璋说:“你们起来,以后要小心了。” 便催马直奔李善长的住所。这是一个有三间北房、东西厢房的小院。朱元璋来到门 前,翻身下马,直奔北房。这时从门里走出一人。朱元璋一看,原来是李善长的好 友、参军韩成,朱元璋问道:“李先生可在房中?”韩成说:“副帅您来晚了,他 已经走了。”朱元璋听说李善长已经走了,问韩成道:“李先生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韩成叹口气说:“他不能不走了。范志良近来在外面一意孤行,众百姓怨声载道, 人们在背后骂他是‘瘟神’将军。他在军营克扣军饷,随意殴打兵丁,弄得军心浮 动,已经走了不少人了。李先生劝说范志良,他不但不听,反而骂了许多不堪入耳 的话。这样李先生才一赌气走了。”朱元璋听到这里连忙问道:“他往哪里去了?” 韩成说:“他说去无定处。我想可能去了金鸡岭,那儿有他的一位好友。”朱元璋 一看天已过午,不能耽搁,便对韩成说:“请转告班、宋二位将军,叫他们好生看 管军营,等我回来还有要事相谈。”说完赶紧上马追出了东门。

本文地址 : http://www.hbrb.net/sucai/mingren/2377.html